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鸿运国际手机版登录首页

美国H1B签证新规影响初现 海归不再是“香饽饽”

时间:2019-01-22 19:03:26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签证  浏览:13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1月20日在广州举办的“2019全省急需紧缺留学人才专场洽谈会”上,还在美国密苏里大学就读大四的林瑜,排在一家零售企业的面谈队伍末端,她前面还有8位求职者。“今年对我们本科毕业生来说太难了。”林瑜说。  今年1月3日,美国移民局和国土安全局共同推出的《2019年美国移民改革重...

  1月20日在广州举办的“2019全省急需紧缺留学人才专场洽谈会”上,还在美国密苏里大学就读大四的林瑜,排在一家零售企业的面谈队伍末端,她前面还有8位求职者。“今年对我们本科毕业生来说太难了。”林瑜说。

  今年1月3日, 美国移民局和国土安全局共同推出的《2019年美国移民改革重点规划》,完成了为期一个月的公众意见征集。其中,有关改变H1B工作签证抽签规则的内容,让所有计划留美的应届中国毕业生都陷入了焦虑。

  据了解,美国H-1B签证计划最初是临时工作签证,因是发给在各自领域的杰出人才,而被称为“天才签证”,如今已成为新移民赴美生活与工作,以及申请绿卡的最主要途径之一。

  而此次推出的H1B工作签证的新规将提高外国人获得签证的门槛,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“把工作机会还给美国人”的执政方针中的一步。按照新规,每年工作签证的申请人都将首先共同参与抽取65000个H1B签证名额。没有中签的硕士及以上学位的申请人,还能进入下一轮抽签,争夺20000个名额的签证机会。

  根据美国移民局的测算,通过这样将原有的抽签顺序对调的方式,将使硕士及以上学历的申请人中签率提高16%。按照上一年度19.9万的总申请人数计算,硕士获得签证的人数将增加约5340人,而本科生的中签机会则将下降4%,变为38.2%。

  然而截至目前,这个看似利好高学历求职者的签证改革,何时正式实施却还没有定论。眼看每年4月1日抽签申请的启动日期渐渐逼近,不明朗的政策让所有留美的应届中国毕业生都愈发不安。

  “不论改不改革,留给本科生的机会都太小了。”林瑜在去年12月参加完期末考后,就匆匆回国寻觅工作,本场招聘会是她在国内参加的第一场招聘会。

  美国联邦公民及移民服务局(USCIS)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美国的H-1B签证计划2018会计年度有419637人申请,其中中国占11%,即该年约有46160名中国人申请H-1B签证。

  即将成为2019届市场营销专业毕业生的林瑜就是其中之一。她英文流利,两段在世界500强企业的实习经验,然而,降低对起薪的期望值还是成为了她的求职策略之一。“(月薪)4、5千(元)还是7、8千(元)都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这个工作能给我带来什么经验,以及未来有没有上升的空间。”她说。

  同样是今年6月毕业的MBA(工商管理硕士)学生唐隆立,已经提前结束了他在校的全部课程,只剩下最后一学期的实践课。本科时便随亲属移民到美国的他不需经历“抽签”的烦恼,但文化语言的差异还是让他下定决心,回中国发展。虽然回国有了主场语言文化的优势,但他对求职却没有丝毫放松,在唐隆立看来,一样都是应届生,一样都缺经验,成败都在细节里。

  “一个月之内,我光简历就改了至少20版。 先让人力资源专业的同学改,然后导师改,最后还拿去给猎头团队改,改完之后简历质量至少提升了30%。”他说,MBA学历是为了匹配管理岗位,但由于缺乏国内工作经验,因此他并不介意从基层岗位做起。“今天来跑招聘会,光简历就准备了100份,转了一个早上却只递出去了3份,即使是5000元月薪(的工作)也做好了思想准备。”

  海归在起薪和岗位上的低姿态让今年的求职竞争显得愈发激烈。去年底从英国留学回来的金融学硕士詹同学表示,陆陆续续投递了好几家公司,但暂时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。回国前,她仅知道目前经济形势不太理想,但真正开始找工作了才发现今年的竞争如此惨烈。“英国的硕士项目只有一年,出国之前我关注的好几家金融公司都有很多工作机会,但现在发现那些金融分析的岗位都没有了。好几家证券和金融大公司直接就不招新。”

  与此同时,国内应届毕业生的剧增也让本就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显得尤为紧张。根据教育部在去年11月公布的数据,国内2019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达834万人,比起毕业人数创下近十年峰值的2018年度还高出了约14万人。

  僧多粥少的情况,让有着6年新西兰工作经验的海归淑仪在求职时也格外谨慎。材料工程专业本科毕业的她说,如今回国工作,离中层管理岗或科研主管的岗位还有距离,所积累的经验也不能全数平移,“我已经作好从基础岗位重新起步的心理准备。”

  招聘会上,与快消、零售行业的企业摊位前求职者排起的长队相比,招聘硬件工程师或软件程序开发的企业摊位则显得格外冷清,一个上午只收到了寥寥7、8份求职简历。在移动通信设备研制商京信通信公司人才发展主任薛树钊看来,通信技术岗位专业门槛高,招聘困难。“我们招聘应届本科学历工程师,年薪可达15万元,有两至三年工作经验的工程师,年薪在20-30万元,但还是比较难招到合适的人才。”

  薛树钊向时代财经表示,去年秋招的时候受到通信行业政策影响,招聘需求量有所下降,但行业人才缺口依旧存在并将会扩大。“未来随着5G的发展,在通信领域基础建设研发方面会出现大量的人才需求。”此外,他还指出,地域吸引力欠缺也成为了招聘人才的短板之一,“科技类的人才更多的倾向前往北京、杭州或深圳求职,因为那边的科技行业聚合程度高一些,对于求职者的选择也多一些。”

  2018年上半年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分列应届海归人才最青睐的城市前四位,而广州则以4.78%的海归青睐度位居《中国海归人才就业选择报告》发布的榜单第五名。对此,广东省人才局局长何启谋回应时代财经称,目前广东省的着力点在于人才生态的建设,而不是在于重金礼聘个别人才,“我们下功夫在人才机制体制的改革方面,在为人才提供一个更适合创业的大平台上下了功夫。这需要一个过程才能看到改革的效果。”他希望,未来能够通过大数据预测人才需求缺口的方式,向高校提出人才定向培养的要求,从源头解决招聘难的问题。

  经验丰富的技术型人才不论经济形势高走或是低落,始终是市场中的 “硬通货”。而初出茅庐、培养成本较高的应届生是否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,成为人才市场上的“烫手山芋”?

  猎聘北美总经理俞国梁向时代财经解读道,高端人才难抢众所周知,但市场对应届毕业生的需求则是刚需,“应届生,乃至有两到三年工作经验的职场新人是基数最大的劳动人口,针对这个群体的岗位数量也是最多的。政策的不稳定性和家庭因素的考虑,将导致未来更多的留学生选择归国就业。我们赶在春节前举办2019年首场留学人才洽谈会,也足以体现我们对吸引中端人才的重视。”


相关评论